收藏本站   |  English 
 
   
  企业文化
  Enter Jilinsengong
 
    当前位置:首页 >企业文化 >吉森文苑 >文学作品 >小说作品


虎娃智斗雪狐
【2015-05-26】       点击: 3792次        来源:临江林业局        作者:王淑英

一  雪村平地起波澜

雪停了,天色微明,虎娃早已睡醒。他在小院里转了一圈,此时,主人还没有起来。虎娃心里明白:为主人看家护院,是他的天职。他和主人共同耕种几亩田,主人老实憨厚,靠两亩薄田养家糊口,虎娃是他唯一的家人,也是唯一的亲人。

虎娃是仇三养的一条狗。它长着一身黄毛。不过四只爪子却是白色的,脖子下面还有些斑纹,两只耳朵小巧机灵,眼神善良可爱,他和仇三形影不离,相依为命。

昨夜里,北风夹着雪花呼呼响个不停,半夜时分,虎娃似乎听到门廊外有些响动,他“汪,汪……”叫了两声,再侧耳细听,那声音似乎渐渐远去了,再听听屋子里,主人鼾声如雷,虎娃索性也就不再吭声,兀自睡去了。

冬日的太阳显得格外庸懒,迟迟没有爬上来,院子里很阴冷。虎娃伸了个懒腰,正要钻进窝里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叫骂声:“好你个仇三,你穷掉底了,揭不开锅了,缺了八辈子德了,你敢偷我家的鸡吃,让你喝汤噎死,吃肉卡死,叫你不得好死!”仇三还在睡梦中,被这突如其来的叫骂声吵醒了,起初他还以为是做梦呢。他一骨碌爬起来,提上裤子开门跑了出去。此时,左邻右舍也都开了大门,赶过来瞧热闹,原来,这叫骂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顶花带刺的金寡妇。

说起这金寡妇,也怪可怜的,28岁时丈夫就撒手人寰了,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。农忙时,她带几块干粮,把孩子们放到地头上,一个人在地里一忙就是一整天。鸡鸭可以到外面吃些虫子、草叶,可是猪该怎么办呢?好在她家的猪圈就搭在路边上,早晨,她把一桶猪食放在猪圈边上,中午,不论是地里回来的,还是串门、过路的,谁要是看见了,都会帮她把猪喂了。大伙常说:“孤儿寡母的不容易,能帮就帮一把。”

谁知这仇三竟偷了金寡妇家的鸡,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。

仇三来到院中,慌忙开了大门。众人呼啦一下涌进来,只见金寡妇冲上去,不由分说,抓住仇三就打,大伙忙拉住。金寡妇边哭边骂,喷了仇三一脸唾沫星子。仇三好不容易弄清了缘由,连忙矢口否认。金寡妇扭头出了大门,伸手在大门边篱笆缝中扯出两把鸡毛摔在仇三脸上:“这就是我家的芦花鸡,你没偷,鸡毛怎么会在你家?”仇三被问得哑口无言。这金寡妇骂得更凶了。可这话又说回来,只见鸡毛,没抓现形,也不好下结论。这边金寡妇是不依不饶,骂声不绝。众人连哄带劝地,总算把金寡妇劝回了家。

刚刚的这一场戏,虎娃全看在眼里,他虽然听不甚懂那些话,可从那些鸡毛,还有金寡妇的哭骂声中,也已然了解了事情的原委。他心里明白:主人是被冤枉的。昨夜里,仇三根本就不曾出过门,怎么会去偷金寡妇家的芦花鸡呢?这其中必有蹊跷。莫非昨夜里篱笆墙外的响动就是那偷鸡贼来栽赃的?可是又有什么人会有那么轻的脚步呢?把耳朵贴在地上才可听得见一点声音,若是人类的耳朵,那根本就是鸦雀无声。

生活就是一道道迷,人生就是不断地解开一道道迷的过程,可面对一道道难解的人生之迷,人会费解,狗也会费解。

二  雨夜仇三巧相救

又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,雪从昨天黄昏时分下起来,一直没有停。一天一夜的大雪掩盖了世间的一切,远处那一座座茅草屋似乎已被大雪掩埋起来,只有偶尔闪烁的几点灯光还可证明它的存在。

天色暗下来了,仇三生了火,炖了一只野兔,这是上次他们打到的猎物中剩下的最后一只。主人拣了几块带肉的骨头递给了虎娃,自己烫了一壶酒兀自喝起来。像往常一样,仇三一边喝,还一边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,似说给自己听,也似说给虎娃听。他一边哭一边说,一边喝一边笑。

盐能调味,酒能浇愁,酒是金钥匙,能打开人的心扉。

虎娃不晓得主人在说些什么,也不晓得这些话主人已说过多少遍了。或许是说他原来也有个美貌的媳妇,那一年,跟着南方来的养蜂人私奔了吧;亦或是在诉说这些年来被人辱骂、被人嘲笑,还有一个光棍汉不被人理解的委曲吧。

火塘里的火渐渐熄灭了,主人的话也渐渐少了起来。微弱的火光中,虎娃做了一个梦,它梦见那一年自己被丢弃在一条陌生的小道上。深秋的风里,夹杂着几许哀怨,几许悲苦,乱云飞渡的苍穹,隐失了淡淡的月光,雨滴混杂在飘飞的落叶里洒向大地。虎娃瑟瑟发抖,他想起妈妈那温暖的怀抱,想起妈妈那甘甜的乳汁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丢弃在这荒山野岭,是哪个可恶的家伙趁妈妈不在把自己抱出来丢在这里。冷风冷雨中,虎娃呜呜地哭着,他多么想妈妈能来救他呀!雨哗哗地下着,虎娃浑身都湿透了,又冷又饿,他偎在一堆落叶旁,渐渐失去了知觉。

仇三顺着野猪脚印追了半天,天擦黑时,终于在一片杂树林里发现了野猪的踪影:猪妈妈带着三只小猪在在啃食地上的橡树果。他们把嘴哄进落叶里,边吃边嬉闹。花花总不肯自己去找吃的,它喜欢跟在哥哥们身后,抢哥哥们的食物。猪妈妈在一旁警戒,就听她不时地催促着:“孩子们,别再闹了,赶快吃几口,我们就回家吧,这地方食物多,咱们明天再来。”

仇三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避开猪妈妈的视线,一点一点地朝三个小家伙靠近。当他举枪瞄准正要射击时,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枯枝,猪妈妈飞也似地从斜刺里扑了上来,两颗锋利的獠牙直刺仇三的胸口,他慌忙向侧后躲闪,可獠牙还是刺穿了他的腰侧,好在只是刺穿了皮肉,无性命之忧。

好险呀!仇三惊出了一身冷汗,腰部血流如注,他慌忙放下猎枪,脱下衣服,撕成布条,把伤口缠住。定了定神,他查看了一下,由于母猪的捣乱,刚才的那一枪散弹几乎都打在了树干上。在他惊魂未定时,猪妈妈早就带孩子们逃得无影无踪了。唉,真是前功尽弃,倒霉透顶。

看看天色已晚,林子里已经黑了,自己又受了伤,仇三只好收拾了一下,一步一步地走出林子。他腰部巨痛难忍,脚步踉踉跄跄,冷不妨,一脚踢到了一个肉乎乎地东西,这东西还叫了两声。他艰难地蹲下来,点燃了火把察看,原来是一只胖乎乎的小狗,在寒风里抖成一团。仇三把小狗捡起来,揣在大衣里,抱回了家。

主人的鼾声把虎娃吵醒了,他跳上炕,用嘴扯过一床被子给主人盖上,然后跳下来,开了门,回到自己的窝里。他怕夜里风大,把门刮开,让主人受冻,所以又回过头来,把门仔细地关紧。虎娃明白,这样的天气,即使自己不出去,睡在屋子里,主人也不会怪罪自己,可他不会这样做。

虎娃是一条聪明能干的狗,并且对自己的主人忠心耿耿。尽管他对仇三单调的生活方式难以忍受,也很想让主人像大青狗的主人那样威武,但血液里流淌着的顺从天性,却无法改变,况且仇三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回报给主人的只有无比的忠诚。

播种的是仁慈,收获的是情意。

三  村长断案明是非

半夜里,虎娃似乎听到了一些响动,就在院门外的篱笆边,他立刻竖直了耳朵,果然有情况,他迅速蹿到了大门口,准备一探究竟。他后腿直立起来,嘴用力顶起门拴,可他的高度不够,打不开门,他又想翻越篱笆,他的蹿高极限是两米,可是院子的积雪无法助跑,翻墙无望。情急之下,他一连声地叫起来,向主人报警,叫声吵醒了仇三,只见他慢腾腾地爬起来,披了衣裳,开了门,嘟囔道:“发狗瘟的,不好好睡觉,叫什么叫?”

虎娃一边叫一边用头撞大门:“主人,快开门,外面有情况。”仇三刚开了大门,虎娃嗖地一声蹿了出去。星光下,他看见两条模糊的影子向北边小河汊方向跑去了。虎娃追了一段路,两条影子渐渐消失了,他只得折回。雪太深,无法正常移动脚步,他只有向前蹿跳,每跳一次,四条腿都完全陷进雪里,身子趴在雪上。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段路,但虎娃回来,已是气喘吁吁。当然,仇三什么也没看见,只道是发狗瘟的,不知道瞎蹿掇什么。狗的夜视能力远远高于人类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天刚刚亮,金寡妇就找上门来了,“仇三,你个畜生,昨夜里又偷了我家一只鸡,你偷鸡摸狗,不干人事儿……”早起扫雪的邻居们听到叫骂声都赶过来看热闹。此时,仇三还没有起来,像他这种懒汉、光棍是没有早起扫雪的习惯的。虎娃“汪汪……”地催主人快起来,心里想着,主人要小心啊!仇三听到外到的吵闹声,睡意全无,他急忙来到院子里开了大门。

金寡妇不由分说,上去“啪,啪”扇了仇三两耳光,“大伙看看,啊,鸡毛在篱笆缝里塞着,鸡骨头在灶堂里,铁证如山,你还狡辩……”冷不妨,金寡妇踹了仇三一脚,把仇三踹了个趔趄,险些跌倒。仇三大喊冤枉,可没人听他的。大家都在指指点点议论开了,“这仇三也太不是东西了,”三奶奶说,“他嫂子刚守寡那阵子,我还撮合让她和仇三凑到一起过日子,就算人家没同意,这仇三也不能记了仇啊,老偷人家鸡吃呀,真是造孽呀!”

有人请来了村长,村长是抗美援朝退伍军人,凡事都讲究个理儿,办事公正,在村子里是德高望重。他走到灶堂边蹲下来,捡起几块骨头仔细辨认着,大伙都盯着村长的脸,等村长下结论。村长开口说道:“这的确不是鸡骨头,我看事情还是另有原因,等调查清楚了再说,大伙都散了吧。”碍于村长的面子,金寡妇一路哭骂着回家去了,众人也都散去了。

虎娃围着村长“呜呜……”地叫着,他知道主人是被冤枉的,可他不会说人话,无法把事情解释清楚。村长拍着虎娃的头,笑着说:“这畜牲要说话哩,仇三真有福气,养了条好狗。”

四  聪明乖巧送烟袋

虎娃是深得村长喜欢的。去年冬天,村长去山里打柴,回来时,碰到仇三领着虎娃去打猎。老远,仇三就把路让开了,并且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和村长打着招呼,等村长走过去了,他们才继续往前走。穿过一片林子,上了一段坡后,在一棵老松树下,虎娃发现了村长的烟袋,他看了主人一眼,征得主人的同意后,衔起烟袋蹿下山坡,飞快地赶上了村长,他绕到村长前面,昂起头,把烟袋递给村长。村长放下担子,亲切地拍着虎娃的头称赞道:“这畜牲通人性哩。”说着,解开了干粮包,拿出剩下的一块干粮,递给了虎娃,虎娃把尾巴摇成了一朵花,汪汪叫了两声,谢过了村长,叼起干粮,飞跑着追赶主人去了。

此刻,看着村长没有像那一群人那样冤枉主人,虎娃对村长充满了感激。为了村长的公平正义,为了主人的清白无辜,为了那些年的白眼屈辱,虎娃下决心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偷鸡贼。

五  独战群雄负重伤

大寒将至,听广播说,过两天长白山区还要有一场特大暴风雪。仇三要赶在暴风雪前再进山打一次猎,不然就要半个月都吃素了。当他们走到青杨沟一带时,虎娃忽然放慢脚步,耳朵轻轻颤动了两下,他看了一眼主人,便蹿上了左边的那条小道,跑了有两里多路,就看见雪地上露出几根五彩斑斓的羽毛,是雪雉。雪雉这东西鬼机灵,冬天很会找间暖和的屋子睡大觉。傍晚时,它在天上边飞边观察,哪里雪厚,哪里没有野兽痕迹,它就一头扎下去,一觉睡个自然醒。

虎娃拼命朝前飞奔,眼看着雪雉就要起飞了,虎娃用力一蹿,咬住了几根尾翎,雪雉惊慌之下,拼命扇动翅膀,虎娃也紧紧咬住不松口,顷刻间,几根尾翎就脱落了,雪雉也已是筋疲力尽,但求生的本能让它再度奋力扇动翅膀,虎娃又一个蹿跃,一口咬住了雪雉的腿,和雪雉一同跌进雪里。一时间脚还拔不出来,要不他早就叼着雪雉跑回主人身边去了。他想:主人,快点来帮我一把,我一缓口,咱们的美味可就泡汤了。就在这时,一条大青狗闪电般地来到近前,一口咬住雪雉的脖颈,企图据为已有。

这大青狗是村里的领头狗,它往那一站,威风八面,全村的狗都得听他指挥。它从小就欺负虎娃。虎娃是从外村捡来的,再加上主人仇三邋遢又老实,那些个狗仗人势的家伙们就要欺负他。

小时候,虎娃每次到巷子里玩耍,那些坏蛋都要咬他,不把他咬得遍体鳞伤,绝不肯罢休。

那一年夏天,大青狗领头,趁虎娃撒尿的功夫一起来围攻他,经过无数的历练,虎娃也不甘示弱,有几个家伙向他包抄过来,虎娃沉着冷静,蹲伏在原地不动,等他们靠近,瞅准机会,他忽然一个蹿跃,跳出包围圈,然后左腿点地,右脚抬起,来了个180度的转弯,朝着最近的那条狗腿狠狠地咬下去,其他的狗瞪大狗眼,一时间惊愕不已。他们连连后退。

这时大青狗带着另外几条狗冲上来了,虎娃只得松开狗腿,回过头来迎战大青狗。大青狗比虎娃整整高出半个肩胛,一口狗牙青光闪闪,但虎娃毫不畏惧,他避实就虚,当大青狗扑上来,就要咬到他的咽喉时,他猛地一趴,身体贴着地面,就势一转,一口咬住了大青狗的尾巴,大青狗疼得嗷嗷直叫,一时间是狗毛飞旋。但它们狗多势众,只片刻功夫,大青狗就占了上锋,他死死咬住虎娃的脖子,虎娃就要窒息了。这时村长赶过来了,他拿着锄头打散了那群狗仗人势的东西。他查看了虎娃的伤势,差点就要被咬断喉管了,好险啊!他建议仇三给虎娃带上护脖。

仇三搂着虎娃,心疼地直掉泪。他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终于给虎娃做好了护脖。一圈薄铁皮上镶满了崭新的铁钉,虎娃带上它真是倍精神。但从那以后,虎娃总是躲着村里的那些狗,因为他懂得: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。

生活中保持低调,是最好的护身符。

六  夺回雪雉显神威

大青狗咬住雪雉的脖子,虎娃死死咬住雪雉的腿,两条狗拼命撕扯。约过了半分钟,雪雉的脖子就要被扯断了。不行,得想个法子,不能让大青狗叼着雪雉头去向他的主人邀功请赏,那样他的主人一定会蛮不讲理地要走雪雉,这次决不能便宜这家伙。想到这里,虎娃放开了雪雉,他撒开腿朝大青狗来的方向跑去,这里的路他很熟,左前方路边有一个大树桩,拐过弯后,他迅速地跳上树桩,喘息片刻,回头观望,就见大青狗叼着雪雉正巅巅地跑过来。此时,大青狗一定在想,我独自逮到雪雉,主人一定会大大地奖赏我。虎娃拱起腰背,尾巴平举,等大青狗走近,瞅准时机,虎娃一个凌空飞跃,一口咬住了大青狗的脖子,大青狗遭到突然袭击,一时搞不清楚状况,脖子火辣辣的痛,一串血珠溅到雪地上,他一松口放下了雪雉。虎娃目的已经达到,绝不恋战。他松开口,叼起雪雉,飞快地迎接主人去了。

在烟脂般的夕阳下,他们满载而归。

七  夜不能眠细思量

饱餐一顿后,虎娃也不再听仇三那些唠叨,他趴在窝里想前些天的事情,为什么两次偷鸡贼都是在雪夜里作案,而且两次都要栽赃陷害主人,或许是大雪天可以掩盖偷鸡贼罪恶的脚印,主人家又是离金寡妇家最近,比较容易栽赃吧。从声音判断不像是人,每个大人都是自己的几倍重,不可能走路这样轻飘飘的,几乎毫无声息。上次夜里追出去时,只看到了模糊的影子,星光暗淡,雪花飞舞,实在无法分辨这贼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日晕三更雨,月晕午时风。虎娃抬头看看了夜空,见月亮周围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晕,心下明白,就要变天了,不知道这场暴风雪会持续多久,那偷鸡贼如果再出来作案,一定不能让他逃脱。这几天我一定要养足精神,将偷鸡贼捉拿归案,还主人一个清白。这样想着,虎娃渐渐进入了梦乡。一夜无事。

八  相濡以沫夫妻狐

第二天,傍晚时分,起风了,天空中彤云密布,山后乌云翻滚,顷刻间,整个苍穹便被那巨大的幕云笼罩了。腊月将尽,但愿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大雪了,人们纷纷祈祷着。

这场大雪出乎人们的预料,比以往任何一场都要大。三天三夜,直下得是天昏地暗,山林里寂然无声,野兽都已经绝了踪迹,只有被积雪压断的枯枝偶尔发出“咔咔”的声音。村子里的几缕炊烟被风一吹便荡然无存了。

在老虎岭半山腰的百年榆树洞里,住着两只狐狸,一只高大些,浑身雪白,双耳灵动,黑色的胡须坚硬挺拔,显示出雄性的魅力,在狐狸族群中,一定是个高富帅,追求者甚众。它的尾巴又大又漂亮,所以叫它大尾巴;一只娇小些,嘴巴细长,眼梢向上吊起,腹部圆鼓鼓的,有小生命在里面蠕动。它总是一副媚态,就叫它媚儿吧。这是一对夫妻狐。它们喜欢在夜间狩猎,并且善使诡计,配合默契,所以总是屡屡得手。

狐狸这种动物,虽然也会移情别恋,也有三妻四妾,但在妻子怀孕期间,丈夫却是绝对的忠诚。

前天傍晚,大尾巴带着媚儿外出狩猎,天气突变,所有的动物都钻进洞里躲避风雪,它们转了两面山坡,只在一篷荒草下,逮到一只老鼠。大尾巴一口都没舍得吃,全都给了媚儿,它知道媚儿现在的饭量很大,一只老鼠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。但看看天色已晚,暴风雪越来越猛,再想找到吃的,已经是不大可能了,所以它们只得回到百年榆树洞。

第二天醒来,外面仍然是风雪凄迷。它们只有缩在洞里,尽量减少活动,以保持体力。整个白天,大尾巴还能忍受,可媚儿就不同了,不仅是自己挨饿,肚子里的小宝贝也是饥饿难耐,小家伙们在肚子里胡乱踢蹬一阵,就没力气了。每到这时,媚儿就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大尾巴。下午,大尾巴钻出树洞,看看风雪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不能老挺着呀,这样小宝贝会受不了的,想到这里,它回头看了媚儿一眼,示意她留在家里,自己一个人出去狩猎。可媚儿不肯独自留在家里,因为两个人合作,成功的几率要大一些。

风雪太大,几乎睁不开眼睛,于是他们选择了背风的方向,在雪兔、雉鸡时常出没的地方转悠了许久,终是一无所获。媚儿在一片洼地边的草丛里仔细寻找,想碰碰运气,看看能否逮到只老鼠以解燃眉之急,可恨的是,老鼠也不知道都钻进哪条地缝里去了。无奈之下,夫妻俩只有捱回百年榆树洞。

大尾巴心里内疚极了,他虽然也已饿得肚皮贴到脊梁骨,可媚儿比他还要难受,他恨不得咬下自己的一条腿给媚儿吃掉。可是,如果他少了一条腿,媚儿和孩子们就更无法生存下去了。唉,难哪!媚儿轻轻地凑过来,“亲爱的,我们还是到村子里去碰碰运气吧。”“不行,太危险了,上次就差点被那只看家狗发现,我们拼了命,才得以逃脱,这难道你忘了吗?”“生活就是冒险,还记得吗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要填饱肚皮,就要付出代价,明白吗?”大尾巴沉默了一会儿,想到美味可口的鸡肉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经过一翻谋划之后,这对夫妻狐悄悄下山了。

在饥饿面前,理智永远是脆弱的。

九  周密计划为捉贼

媚儿的诡计、心机要远远超过大尾巴,上两次偷金寡妇家的鸡就是媚儿的主意。之所以选中金寡妇家,是因为金寡妇家靠树林边比较近,便于逃遁,把鸡毛塞在仇三家的篱笆墙边,是为了分散人们的注意力,让仇三当替罪羊。反正大雪掩盖了地上所有的脚印,所以没有人会怀疑是他们夫妻干的。

他们一前一后来到村口,金寡妇家的灯还亮着,大尾巴示意妻子警戒,自己前去侦察一翻。他悄悄来到金寡妇家的窗子底下,看到金寡妇就坐在窗户跟前纳鞋底,还不时地停下手中活儿,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,鸡窝就在窗户底下,很难下手。

事实上,这两夜不睡觉,准备捉贼的还有虎娃。

入夜时,仇三刚想关上院门睡觉,虎娃一下子冲出去,任仇三怎么叫,他也不进院子。“发狗瘟的,想婆姨了不成,还要睡在外面。”仇三嘟哝着回屋睡觉去了。虎娃爬上柴垛,钻进一堆干草里,这些干草是他白天趁主人不注意,从谷苍里一捆一捆地衔来的。昨天夜里,虎娃看到金寡妇家的灯一直亮着,料定金寡妇也是在准备捉偷鸡贼。估计今夜里这贼就会有所行动。虎娃清楚,连日的大雪,山里很难捕捉到猎物,那些狡猾的东西还会到村子里来作祟。

天幕下漆黑如墨,虎娃睁大眼睛注视着周围的动静,耳朵不时的颤动几下,捕捉可疑的声音,加以判断。

已经是午夜时分,村子里依然是万籁俱寂,只有雪花无声地飘落。难道今夜又是一个平安夜?由于长时间的保持高度警惕,虎娃不觉有些困意。他刚要闭上眼睛,发现金寡妇家的篱笆墙边似乎有一个黑影,倏地一闪就不见了。他立刻警觉起来,悄悄地跳下柴垛,从另一侧绕过去,他躲在院子左边一棵大杨树后面观察动静,心想这次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偷鸡贼。虎娃忍不住想冲上去,可他转念一想,不行,这样还不能证明这家伙就是偷鸡贼,等他得手之后再捉也不迟。

十  为救妻儿铤走险

大尾巴在窗户附近观察了一阵,觉得很难下手,成功的几率不大,于是他就钻出了篱笆,抖抖身上的雪,步履蹒跚,带着无限愧疚来到妻子面前,他耷拉着脑袋直摇头。媚儿有些失望,但她明白,冒犯人类的事情,还是稳妥些好,那会喷火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。再说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她和小宝贝还要靠丈夫养活呢。

其实,动物家庭和某些人类的家庭一样,那丈夫就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老婆和孩子的长期饭票呀。媚儿轻轻地靠在大尾巴身边,用嘴轻轻地摩挲着丈夫的脖子,嘴里还轻轻地发出呜呜的声音,似在安慰自己的丈夫。他们商量了一会儿,然后就沿着靠近村子东边的一条便道边走边观察村子里的动静。此时他们不必担心会踩着捕兽铁夹,因为这条路在村子附近,不但人常在这走,那些看家狗和牲畜都常在这条路上走。夫妻狐互相耳语了一阵,就离开了金寡妇家。

此时,虎娃终于看清了这对狐夫妻的真面目,就是他们让主人蒙受不白之冤。这一次,我决不会放过你们。虎娃原想在大尾巴钻出篱笆的一霎那,蹿上去狠狠咬住他的脖子,料他插翅也难逃,可是转念一想,就算是抓住他,也并不能说明金寡妇家的鸡就是他们两口子偷的。对,一定要狐赃俱获,才能说明问题。想到这里,虎娃决定按兵不动,且看这一对贼夫妻下一步如何行动再说。

狐狸是最狡猾的动物,他们懂得审时度势,知道如何诱敌上钩,如何结合实际分析问题。

此时,虎娃并不急于跟踪这对夫妻狐,他悄无声息地碾转在柴堆和门廊下,注意倾听他们的动静,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密切注视着他们的动向。夫妻狐走的是村外的大圆,虎娃走的是村里的小圆,既节省体力,又能掌握情况。可谓占尽了先机。

虎娃告诫自己:一定要谨慎,不可莽撞,决不可以轻敌。这对夫妻狐超群的智慧虎娃是领教过的。

十  独享美食凭智慧

去年夏天,一场大雨过后,松花江水暴涨,两岸已经漫过两里多宽,靠江边生长的一些白桦,冷彬都已被水淹没,在村子最北边就听到江水的怒吼声,登上打谷场上的高台就能看到那翻滚的巨浪。两天以后,洪水渐渐退去了,江边的那些白桦、冷彬慢慢地露出了头,随着水位的下降,树身也开始显现,但也还有两三米深陷在水里,夕阳斜照里,树影微摇,暮鸟归巢,堪称人间胜景。

阳光普照了一天,水位基本已经回落了,第二天,不论是人还是动物,都是倾巢出动。那些食肉兽们已经饿了两天了,他们早早地来到江边,看看有无搁浅的鱼、蛤蜊、蝲蛄之类的东西可以充饥。象那蠢笨的黑熊,即使捉不到这些东西,也可以捡些蛇或老鼠的尸体吃顿饱饭。

人们吃过早饭,也都带着网子、筐子、篓子之类的东西,赶集似的来到江边打扫洪水留下的战场,有时还可拾到丰厚的战利品,全家美餐一顿不成问题。

一大早,虎娃就看到邻居们带着家什往江边去了,他急得在院子里直打转,可是他没叫主人,他知道主人懒惰的坏毛病,叫他也不会起来,弄不好还会挨骂,只好干着急。等虎娃和主人来到江边时,战场已经被打扫干净了。人们喜欢沿着江岸向上游搜寻,因为下游江岸较陡,路不好走,搁浅的东西不多。但虎娃和主人选择了下游,他们心里清楚,如果往上游去,那定是一无所获;而往下游搜索,兴许还会有意外惊喜。

这次的收获还真不小。刚走出不到5里,他们的柳条筐就已经装满了。仇三卷上一袋烟,休息一下准备往回走。虎娃贪玩,向下游继续跑去。仇三知道回家的时候,吹声口哨,他就会回来,所以也就懒得理会他。

虎娃随江水拐了个弯,跳上一块如磨盘一样的巨石向远处张望,他看到一只黑熊蹲在一个坑边,探头探脑,一会又围着水坑团团转,还朝坑里直吼,似乎水坑里有什么东西。忙活了一阵后,还是一无所获,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。虎娃刚想跳下去看个究竟,又看到江边的林子里走出一只土豹子来,一路闻闻嗅嗅地向水坑边走去,坑里的美味同样吸引了豹子的注意力,只见他趴在坑边,头用力地向下伸,一会又把头抬上来,大口喘着气,接着把右前爪伸下去,使劲地抓着什么,可最终是一无所获,最后气急败坏地咆哮了一阵,无可奈何地离开了。

虎娃再也抑制不住他的好奇心,一下子蹿下岩石,飞跑着来到水坑边,原来坑里有一条两尺来长的细鳞鱼。这么长的细鳞鱼真是罕见,这细鳞鱼可是松花江里上等的美味呀,难怪黑熊和豹子那么着急呢。坑有点深,而且水不多,但是跳下去又上不来,不到万不得已,但凡有点智慧的动物都不会去冒这个险。看来,没有工具是很难捉到这条细鳞鱼的。他“汪、汪、汪……”地叫了一阵,想让主人快点拿网子来把鱼捞起来,叫了一阵,也不见主人过来,虎娃心里明白,主人虽然懒,但他不是个贪心的家伙,既然柳条筐已经满了,想必他是不会来了,说不定还在那边吐烟圈边骂他这个发狗瘟的呢。想到这里,虎娃悻悻地离开了水坑。

他刚跳上磨盘石,发现从下游结伴来了两只雪狐,他们也发现了坑里的东西,公狐试探性地伸出了前爪,又缩回来,母狐看了公狐一眼,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公狐继续,公狐没办法只得又一次把脑袋爪子伸下去,母狐一转身咬住了公狐的尾巴。这下可不得了,只见公狐大叫一声,缩回爪子,回转身来,怒形于色,照着母狐的脖子就是一巴掌,这母狐是惊慌失措,急忙跳闪,但仍是被抓下几缕白毛,想必脖子上也是火辣辣的。这尾巴就是公狐的命根子,就是这根又大又漂亮的尾巴让他又酷又帅,也因此得名大尾巴的绰号,有多少年轻美丽的异性想尽办法追求他,他最后选中了媚态十足的媚儿做自己的伴侣,想不到她却有这样的馊主意,大尾巴真是又气又恨。

媚儿知道自己错了,她靠在大尾巴身边,用舌头轻轻地舔去大尾巴身上的泥。在舔大尾巴嘴上的泥时,真是温柔无比,终于大尾巴原谅了媚儿。

媚儿眼珠骨碌碌转了两圈,立刻有了主意。只见她趴在大尾巴脖子上耳语了一阵,还做了几个示范动作,大尾巴立刻心领神会。他们用爪子把坑沿上的一些沙子、石块扒拉进坑里,再叼起一些石块投到水坑里,那细鳞鱼为了躲开沙子、石块,拼命往上钻,没多久,大尾巴趴在坑沿上,轻松地捉住了那条倒霉的细鳞鱼。夫妻两个美美地饱餐了一顿,然后双双离开了江边,回去找个地方消食、晒太阳去了。

虎娃目睹这一对夫妻狐配合得如此默契,不由得心生佩服。

十一  宜将胜勇追穷寇

四更将尽,启明星已经升上来了,大尾巴带着媚儿还在村子外边转悠。此刻,他心里暗暗着急,如果还不下手,等天亮就更没机会了,老婆孩子一家几口至少还要饿上一整天。

他们转到村子东北角上一座草房子前停下了,这正是村长家。前些日子,大尾巴曾来侦察过,虽然村长家也养了一条猎狗炭头,(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是黑的,所以叫炭头),但是他已经很老了,时日不多了,对这些是是非非的事情已经是充耳不闻了。况且鸡窝离狗窝也还有一段距离。村长年岁大了,这几年已经不怎么上山打猎了,炭头也就清闲起来了,除了吃饭,大部分时间是在房檐下打瞌睡,晒太阳。以他这样的风烛残年,要想追上大尾巴这样一等一的长跑高手,是比登天还难。

媚儿立刻领会了大尾巴的意思,她悄悄跟在大尾巴身后,来到篱笆墙边,她负责警戒,大尾巴先找个空子钻进篱笆,然后媚儿又迅速钻了进去。他们屏息凝神,悄悄靠近鸡窝。媚儿用牙咬住挡板小心翼翼地拉开,那只司晨的花翎大公鸡正好睡在门口,大尾巴一口下去,又准又狠,他紧紧地咬住了花翎大公鸡的脖子,然后叼出来,那花翎大公鸡只胡乱踢蹬了两下,便不再动了,媚儿轻轻地关上了鸡窝门,随后迅速地钻出篱笆,准备接应大尾巴,整个行动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。当然,那老眼昏花的炭头是毫无察觉。

大尾巴叼着花翎大公鸡来到篱笆墙边,他把花翎大公鸡塞出篱笆墙洞,外边的媚儿叼起花翎大公鸡刚要跑,虎娃从柴堆上一个蹿跃,直取媚儿的咽喉。媚儿见势不妙,连忙丢下花翎大公鸡,就地一滚,虎娃只咬到一嘴的狐狸毛。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虎娃扑上去咬媚儿的脖子时,大尾巴钻出篱笆,叼起花翎大公鸡撒腿就往南跑。而此时,媚儿一个翻身,爬起来便向北边的小道跑去,她的用意很明显,是想引诱虎娃去追她,好掩护大尾巴逃跑。刚才的那一个回合,虽然看不清楚,但虎娃判定花翎大公鸡已然不在媚儿的嘴里,所以他并没有中媚儿的调虎离山之计,而是直向南追去。

虎娃边跑边发出两短一长的报警信号:“汪汪、汪汪、汪汪汪……”炭头对刚才篱笆墙外的响动已经有所察觉,这回又听到虎娃的报警信号,确信发生了异常情况,也跟着报起警来。

虎娃的奔跑速度原本不是大尾巴的对手,可是大尾巴嘴里叼着花翎大公鸡,差不多有十斤重,影响了他的奔跑速度,眼看距离越来越近,大尾巴突然拐了个弯,向驼背山方向跑去,虎娃左前腿侧伸,右前腿略微一抬,头部向右前方急速一转,迅速向下追去,这一拐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,眼看就要狐赃俱获,谁知在前面那棵大松树后面,媚儿突然出现,她接过大尾巴嘴里的花翎大公鸡向草甸子方向跑去,虎娃又赶紧改变方向,媚儿毕竟是母狐,而且肚子里又有小宝宝,没跑多远,已经是力不从心,虎娃正要一个跳跃,将她擒住,不料大尾巴又从斜刺里蹿出来,一下将虎娃撞开去,接过花翎大公鸡继续逃跑。就这样,大尾巴和媚儿接力逃跑,而且花样百出,虎娃四条腿已经有些酸麻,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追赶。

话说村里的那些看家狗们听到报警声,也都纷纷叫起来,他们不但向同类传递信息,也向主人报警。主人听到这样的叫声,心里都清楚发生了异常情况,也都慌忙爬起来,打开了院门,看家狗们蹿出院门,向着警报方向火速前进。炭头跑在前面,没多一会,便体力不支,瘫倒下来,其他的狗继续向前追赶,他们边跑边搜寻。前方2里多地,他们听到了虎娃的求救声,三十多条狗便一齐向鸡鸣山方向赶过来,大青狗领头,大家呐喊着从三面包抄过来。

山顶上积雪不是很厚,尤其是在那些高大的乔木下面,雪很薄,树根周围还没有雪,尽是落叶。大尾巴开始想逃回老虎岭的榆树洞,但转念一想,不行,如果被那些看家狗们发现了他们的老巢,人类的猎枪定不会饶过他们。于是他和媚儿叼着花翎大公鸡在这片老林里和虎娃捉起了迷藏。而此时,虎娃并不急于捉住他们,他两眼圆睁,紧紧地盯着叼着花翎大公鸡的那只狐狸。等援兵一到,就可以将他们一举拿下。

以前,大尾巴和媚儿常到这片老林子里捕猎,对这里的地形是了如指掌。虎娃也到这里来过,但毕竟没有他们熟悉,夫妻狐想趁虎娃迷路之时,甩掉他,再回老榆树洞享受美味的鸡肉。

十二  忠心为主美名扬

情况急转直下,猎狗们渐渐逼近,远处已经能看到猎人点起的火把,还可听到令狐肝胆俱裂的火炮声,吆喝声,大尾巴只得带着媚儿往山顶撤。

这是一步险棋。山的背面是几十丈深的悬崖,若想跳崖逃跑,那可是九死一生,凶多吉少。可是大尾巴夫妻已经没有退路了,山下猎狗们从三面包抄过来,成合围之势。况且,他们已经和虎娃赛跑了一个多小时,体力已经耗尽,绝无可能冲出包围圈。

对于食物的争夺,体现了人类和动物的全部智慧。

要寻找出路,先想好退路,才不至于走投无路。

大尾巴叼着花翎大公鸡,带着媚儿边向山顶撤退,边想着如何脱身。他想起在山顶上有一棵千年老松树,就在这棵老松树下面就有一条小道,是野兽们捕猎时踩出来的,这条道绕过好几块巨大的岩石,在半山腰处,靠近悬崖的一侧有一个石洞,他可以先把花翎大公鸡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然后顺着树干滑到半山腰,再钻进洞里,兴许可以躲过这一劫。

猎狗们的包围圈越来越小,已经将夫妻狐逼上绝路,可就在这时,那些猎狗们却停止了前进,因为大家都清楚,山后是几十丈深的悬崖,弄不好小命就没了。眼看着大尾巴和媚儿就要从侧翼的小道上逃跑,虎娃忙跳到大尾巴前面进行拦截,谁知,媚儿接过花翎大公鸡绕到了树后,这是一棵四人合抱的大树,若是几条猎狗同时出击,定能狐赃俱获。可是,猎狗们离这还有十几米远便停滞不前了,他们在等待猎人的到来,用猎枪消灭对手。

虎娃虚晃一招,闪身躲过大尾巴的撕咬,一个腾跃,扑向媚儿。此时,花翎大公鸡又交到了大尾巴嘴里。刚才好险哪,再偏一点,就会掉到悬崖下,幸亏被一根灌木挡了一下,他佯装受伤,颤抖着向山下走了两步,大尾巴一看,机会来了,带着媚儿迅速绕进小道靠近悬崖的岩石后面。此时,虎娃也从另一侧绕过岩石,当大尾巴从岩石后刚一出现,虎娃拼尽全力,扑向大尾巴,他死死咬住大尾巴的脖子,和大尾巴一同滚落崖底。

猎狗们冲上崖顶,他们看到一团雪尘向崖下飘去,沿途碰到树梢、枯枝,引发了雪崩,只看到积雪向尘土一样翻滚,气势非凡。

命运逆转,“人”生悲剧,就在这一瞬间注定了。

大青狗朝天长嚎,所有的狗都学着大青狗的样子,站在悬崖边缘,向蓝天,向红日,向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,向长白山顶刮来的阵阵寒风,向雪野与空寂,向深不可测的谷底,发出阵阵长嚎……

这是对强者的祭拜,也是对生命的礼赞。

上一条: “将军松”的传说 (点击:3585次)
下一条: 老五叔 (点击:3477次)
 
你是第29971127位浏览者
   集团网站群  |  其他链接  |  网站统计  |  常见问题    |  网站声明
Copyright 2014 jlsg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  Tel:0431-88916565/88936113